您好,欢迎访问吉林省交通投资集团

党建纪检
- PARTY -

PARTY

吉林省交投集团抗洪抢险先进标兵——王忠良事迹材料

1504851966.jpg

吉林省交投集团驻村书记 王忠良

我是集团公司派驻包保帮扶对象--安图县明月镇西北村的驻村第一书记,我叫王忠良。今天能够和其他几位同事一起接受集团党委的表彰,我感到非常荣幸。我想这是集团党委对我的肯定和鼓励。下面,我将自己一个时期以来的工作向同志们作简要汇报。

2016年初,受集团党委选派,我到安图县明月镇西北村任第一书记。当时,我还是大成集团大合公司生产线上的一名工艺主管,我的大儿子正在读小学4年级,小儿子刚刚出生16个月。之所以响应集团党委号召,报名参加扶贫工作,是基于以下几点考虑:首先,是集团党委的工作需要,作为一名党员哪里需要就该到哪里去;其次,我是农民的儿子,对农村工作有着朴实的情感;再次,我是一名年轻职工,希望有机会到更重要的岗位上磨砺和锻炼。非常感谢集团党委给了我这一机会。

西北村地处长白山北麓,群山起伏,沟壑纵横,是一个年人均纯收入不足3,000元,人均耕地面积仅0.28公顷的国家级贫困村,85%以上人口属于贫困户。起初,出身于部队,长期工作在生产线上的我对农村工作不很了解,感到无从着手。而当地的百姓也不太认可我这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任第一书记,认为我只是来“镀镀金”的。面对困难和非议,我没感到灰心也没想过退缩,始终牢记着自己的使命和集团领导的教诲。我要用自己的实际工作,来赢得村民的认同和支持。为此,我挨家挨户的走访群众,特别是贫困家庭,与他们面对面的谈、心贴心的聊,了解他们在想什么、需要什么,试着从他们的角度去想问题、办事情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细致工作,我逐渐融入到了村民中间,与村干部和村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因工作需要,我长期住在村部,一个月只回家一两次,心里想着一定要做好集团交付我的工作,但又不可避免的记挂着远在家乡的妻儿。每到深夜,忙碌完一天村务的我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靠电话慰藉着相思之苦,靠妻子的描述想象着婴儿的每一个神情。2016年8月,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,我举家搬至明月镇,并将大儿子转学到安图三小。我要感谢集团领导帮助我解决了妻子的工作收入问题,还要感谢妻子对我工作的默默支持,是你们使我能安下心来专注于本职工作,使我在这个四口小家庭里感受到了集团大家庭的温暖。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我几乎每天都要往返60多公里的山路,为的是确保集团公司扶贫工作的有序开展。对于那段26公里的水泥路,我清晰的记得上面每一座桥、每一个弯、每一个坑。在此期间,在集团公司的支持下,我带领村“两委”干部基本完善了“两委”建设,落实了危房改造、路灯建设等扶贫项目,协调安图县扶贫办和明月镇政府拨付扶贫资金210万元并用于村内巷道建设,同时积极打造木耳种植、玉米种植等优势产业项目,可以说取得了一定实效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为村民们创造了美丽宜居的乡村环境,增强了村民们脱贫致富的信心。然而,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使集团公司和村“两委”一年多来的工作成果损毁殆尽。

2017年7月20日下午4时许,安图县普降大雨。至晚9时许,大雨仍未停歇,长兴河水位不断上涨,我和村干部们感到情况危急,马上想到要通知村民尽快转移。面对突如其来的行动,村民们有的将信将疑,有的难以理解,有的舍不下家中财物,很多都不愿离开自己的住所。面对这种情况,我和村干部们分头行动,逐户劝导,希望他们转移到相对安全地带。经过1个多小时的努力,大部分村民已经有序的向附近山坡上转移。晚上11时许,山洪倾泻,昏黄的洪水袭过村庄,夹杂着树枝和泥沙奔向长兴河。长兴河水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持续上涨,冲毁了桥梁和堤坝,很快就与山洪达到了同一水平线。整个西北村一片汪洋,交通中断,房屋、大棚相继倒塌。而此时,仍有约30余名村民受困。我们村干部仍是分头行动,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,解救村民。有的用钩机、铲车开辟道路,有的登上房顶搜索,确保没有遗漏,有的带领和帮助村民转移。我和明月镇包村干部王玉东分为一组转移群众。有暂时无法转移的就临时安置在房顶,等待救援。

21日凌晨1时许,我们经过数次往返,刚刚将8名受困群众安置在房顶后,眼看着不远处几栋房屋像积木一样倒下去。我向集团领导简要汇报了情况后,村里的通讯也中断了。这时,我们发现有5名村民正在洪水中艰难地转移。突然,一股急流把他们冲倒,眼看要被洪水卷走。看到这一幕的我和王玉东,立刻扑向他们,奋力抓住了挣扎的村民,连拖带拽的把他们带到一处尚未冲毁的民房窗台上。这才看清,是村民邹国彬夫妇和赵成宝夫妇。突然,邹国彬失声大喊:“孩子,我的孩子呢?!”。这时我们才发现,在他跌倒的瞬间,背上的孩子被大水卷走了。

来不及多想,我和王玉东立刻跳回水中,搜救孩子。当时周围一片漆黑,我戴的头灯是唯一光源。在滂沱的大雨、滚滚的洪流、嘈杂的人声中,能见度和听力都极其有限。这时孩子的母亲已经失控和绝望,哭着呼喊孩子。幸运的是,在头灯的照射下,我很快发现了孩子在挣扎中露出水面的脑瓜顶,我全力冲向孩子。当时,关于个人安危或是有多大把握完全来不及想,只是一门心思的要抓住孩子。如果此时能够在水中直立,水位也就没过腰部,但是在那样的急流中想做到这一点非常难。这时,王玉东赶过来和我紧紧倚在一起,靠着四条腿维持着一个不太稳定的支撑面,把孩子举在中间,向孩子父母的方向以寸为单位艰难地移动着,每挪动一步都是在同洪水做抗争,生怕再来一个急流把我们三人都卷走。这个时候,要说一点也不怕是假的。然而就是这一丝的恐惧使我的体力和希望在一瞬间被掏空。在洪水中,那一刻的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人的渺小和生命的脆弱。才意识到连续忙碌了4个多小时的自己,体力已经严重透支。我感到身体发冷,头脑发沉,浑身乏力。这时,王玉东的脚触到了水面下的一个固定物体。试探后觉得应是一处尚未冲毁的篱笆根,这使我们三人有了一个暂时的着力点。我对王玉东说:“兄弟,我怕自己坚持不住了。”王玉东说:“别说丧气话,在这歇一歇,再坚持一下,咱们把孩子送到父母手里,不就安全了嘛”。我知道他是在宽慰我、鼓励我。在洪水面前,三个活生生的人和三根小树枝没有什么区别,那感受恐怕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。这时,我想到了我的家人,下雨前我还说和妻子说过今天会回家。我看到对面的王玉东,如果我倒下了,他一个人能不能救得了孩子?我看到不远处孩子的父母,我们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希望。可以说,是作为一名丈夫、一名父亲、一个干部、一个普通人的责任支撑我走完了接下来的几十米。我们趁着水势略缓的机会,拼尽最后一丁点力气,一步一步把孩子送到了父母手中,我和王玉东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邹国彬夫妇抱着孩子嚎啕大哭。我也想哭,但我不能哭。这个时候,干部和党员就是老百姓的希望。我们要是放弃了,他们也就绝望了。

天亮以后,大雨停了,洪水在逐渐退去。我们经过反复清点,确认无人失踪、没有伤亡,一颗悬着的心才略感踏实。我一个人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抹泪。事后,我妻子听说当晚的情形以后,什么也没说。但她的一个眼神就什么都说了。我仿佛听到:“忠良啊,你要是遭到什么不幸,家可怎么办?孩子怎么办?”。

经过这一夜的奋战,群众算是暂时安全了,但我们的工作并没有结束。我们还要设法和上级取得联系,尽快汇报灾情;要安置受灾群众,使他们得以栖身;要想办法接收救灾物资等等。21日白天,邹国彬一家突然出现在村部,他儿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,说是感谢我的救命之恩。弄得我手足无措。我感觉自己也没做太多,只是尽了一个党员干部的本分,做了一点能对得起自己入党誓言的事。在那一天两夜里,我只睡了不到4个小时,一直在马不停蹄的处理各种受灾善后工作。直到22日早晨,通讯、交通初步恢复,县领导和集团领导第一时间出现在村口的那一刻,我们才真正看到了希望。

目前,在各级政府和集团公司的帮助和支持下,西北村的复产重建工作正在有序开展,请领导和同志们放心。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,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汇报,我只是集团公司这次抗洪抢险行动的沧海一粟。再次感谢集团党委对我的肯定,我一定会珍惜荣誉、振奋精神,以更加饱满的状态投入到今后的工作当中去。在集团党委的正确领导下,坚决打赢这场扶贫攻坚战。